两岸三地杂志

激昂高歌唱英雄

2017-09-08 21:14 来源:未知 作者:杜沛彤 浏览数:

分享到:


        在兩岸三地共同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71周年之際,抗戰詩詞進入了人們的視野。重讀抗戰詩詞,更能讓世人從多個角度更全面地認識中國人民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所做出的偉大貢獻,也讓後世的炎黃子孫們,充分認識到抗戰詩詞在當年那異常艱苦而漫長的抗日戰爭中所起的重要作用。
        抗日戰爭時期,非日佔領區的抗戰文學環境還是相對寬鬆的。盧溝橋事變和西安事變之後的國家形勢,起了巨大變化,因為當時總體上國共兩黨實現了合作抗日,這得益於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形成。正如郭沫若《詩詞國防》所唱:
        我們要鼓動起民族解放的怒潮,
        我們要吹奏起誅鋤漢奸的軍號,
        我們要把全民族喚到國防前線把侵略者打倒。……
        政治上的團結局面產生了文學上的繁榮局面,許多愛國作家都發表了抗戰作品,出現了詩歌復興的大好局面,詩人們能夠各抒己見,多角度反映抗日戰爭的全貌。這是“五四”百花齊放之後的又一個詩詞的春天。
        抗日戰爭時期,鑒於軍事和政治上的原因,不同區域的創作隊伍,形成了各具特色的詩歌創作。這些詩歌記錄並描寫了各個戰場的抗日活動,全面反映了中國人民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中所做的巨大貢獻。
        在抗日戰爭初期,首先出現並大量湧現的都是反法西斯的短詩、抒情詩,真正起到了號角、匕首和投槍的作用。郭沫若先生1937年8月在上海發表了《前奏曲》:
……全民抗戰的炮聲響了,
        我們要放聲高歌,
        我們的歌聲要高過,
        敵人射出的高射炮。……
        這是當時的詩壇領袖,為中國全面抗戰所寫的誓師詞,是詩壇的抗日號角。這誓詞直接把戰場上高射炮的聲響,傳遞到四萬萬同胞的耳畔;這誓詞如同憤怒的號角,號召中華兒女沖向敵寇,射殺日本鬼子,誓死保衛祖國。
        1937年10月,現代作家、文學史家鄭振鐸在生活書店《戰號》上發表《盧溝橋》一詩,這是非常值得稱道的一首詩,他把盧溝橋刻在了抗戰文學的豐碑上,讓中華民族的子孫們永遠紀念:
……保衛盧溝橋!
        保衛盧溝橋!
        寧死埋於此,但不退後一步!
        民族的命運系在我們的槍桿上,
        存或亡 在此一舉!
        這首慷慨悲壯的詩歌,讓抗日英雄們的壯舉比原來的“盧溝曉月”更出名。
        1937年8月,著名的文學家、小說家、詩人葉聖陶填了《浣溪沙》詞一首,描寫淞滬會戰時期,日寇的野蠻轟炸給我同胞造成的巨大苦難,同時抒發了詩人憂國憂民的義憤之情;反映了歷史上曾經無比繁華的古城蘇州,在日軍強盜的戰爭鐵蹄之下“難得炊煙一縷斜”的悲慘狀況,深刻揭露了日本法西斯的侵華罪行。
        中國人民不但在國內抗擊日寇,而且派遣遠征軍翻越野人山,遠赴緬甸殲滅日本法西斯,拯救英國軍隊。這是震驚世界反法西斯戰線的偉大壯舉。以身殉國的戴安瀾將軍就是這場戰鬥中的英雄人物。《五律  挽戴安瀾將軍》就是1943年3月,毛澤東為戴安瀾將軍殉國而寫的挽詩。詩前原有“海鷗將軍千古”六個大字: 
        外侮需人禦,將軍賦采薇。
        師稱機械化,勇奪虎羆威。
        浴血東瓜守,驅倭棠吉歸。
        沙場竟殞命,壯志也無違。
        此詩意境深邃,大義凜然,超越了黨派意識,融入了全民抗戰的情懷,堪稱史詩。此詩依律而吟,詩人用典極其成功,很貼切戴安瀾將軍的部隊經歷。
        一生從事戲劇創作的田漢在戰火紛飛中寫下的《義勇軍進行曲》,更是抗戰時期人人皆知的經典詩歌。詩句長短不一,但音節深沉而鏗鏘,猶如“一聲聲的鼓點”,具有激動人心的力量。
《義勇軍進行曲》的句式節奏簡單明快,適於歌唱。抗日戰爭,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誰向國民展示這種危險呢?史學家書寫歷史,詩人寫詩。他們用詩的藝術喚起民眾,同仇敵愾,抗擊日本侵略者。
        71年彈指一揮間,如今,當我們這些身處和平年代的後輩們,從浩如煙海的圖書、文獻、資料中,翻閱整理出其中一部分詩詞,又重新讀起時,內心有著深深地感觸。這些抗戰詩詞仍然滿富生命力,以其鮮活的詞句,令讀者熱血沸騰、心胸激蕩;令壯士扼腕、英雄淚灑!抗戰詩詞,是我們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是我們中華詩詞燦爛星空裏的一顆明星。我們唯有愛護她、繼承她、傳誦她、銘記她,才能前不負拋頭顱、灑熱血的抗日英雄,後不負開拓創新的炎黃兒女。
        (杜沛彤,知名文化學者,本刊國學顧問)



上一篇:樹正氣,揚清風,促和諧,實現中國夢!
下一篇:德藝雙馨 墨香悠遠
本类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