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杂志

德藝雙馨 墨香悠遠

2017-09-08 21:15 来源:未知 作者:赵柏年 浏览数:

分享到:

                      ——中國書畫名家王榮昌名作賞析
 
 
        王榮昌個人簡介
        畫家王榮昌1948年出生安徽肥東,國家一級美術師,歷任榮寶齋(深圳)專職畫家、榮寶齋書畫研究院副院長、中國美協南方藝術中心專職畫家、研究員;廣東省文化學會書畫專業委員會委員、中國國畫院副院長、鄭州大學特聘教授、深圳市文化藝術專家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等職。先後被中國文聯授予“德藝雙馨藝術家”和國學研究會授予“國學家”等榮譽稱號。作品被人民大會堂、中南海等機構和個人收藏。
 
 
        當今,花鳥畫的演變可謂波瀾不驚,從文化鎖定的題材範圍不斷擴充到觸目可及的平凡風物,最高探索意義的語言演變脈絡在傳統的基奠上逐步圖示解析化。花鳥畫本體語言的探索價值遠大於花鳥形象本身人才傳遞的人文資訊,人們對於視覺語言和視覺形式的關注,固然是藝術本體的自省,但也脫離不了大時代文化語境的背景。題材和語言變化的背後都蘊涵著文化的深意。人格是中國古代文人士大夫獨善其身的一種精神操守,在某種意義上,中國文人花鳥畫一形成與發展都是知識精英堅守品行獨立性的道德文化態度。因此人格載體是掩蔽在文人花鳥畫審美價值背後的一種文化意識,這是“文化花鳥”或“精神花鳥”的表現主題。
        王榮昌先生正是以特有的文化人格理想,借中國花鳥畫“托物見志”的命題表達人生感悟的境界,從而給花鳥畫藝術注入了新的時代精神。著名雕塑萃藝術家羅丹曾謂:“對於偉大的藝術家來說,自然中的一切都是具有性格這是因為它的堅決而直率的觀察,能看透事物所蘊藏的意義。”在王榮昌先生的筆下,其所描寫的對象,無論是花鳥蟲魚,還是山川草木,都超出於外表的形似,且具有獨特的性格,連氣氛意境都性格鮮明。畫面中那強烈的個性表現和深沉超脫有精神境界,決定了他作品的情調、趣味、意境和品格,構成了其作品中內在的精神美。
        蓮花曾是古往今來文人筆下高歌詠歎的對象。蓮花具有“堅貞的品格”、“高潔的形象”及“纖塵不染、不隨世俗、潔身自愛、天真自然不顯媚態”的可貴精神。《墨荷》,是王榮昌先生的巨幅力作,整幅畫卷由八屏組合而成。作品氣勢磅礴,雄健蒼潤,厚重醇樸而又穩健灑脫,其凝露蒼拙的風格,將寫意“荷”的陽剛之美發揮得淋漓盡致。可謂筆墨縱逸,厚重蒼古,達到了墨中有筆,筆中墨活;筆墨之中見精神,筆墨之中見境界的藝術層面。他的作品比古人更為沉重、強悍、雄闊,力求在畫面上表現堅實的力量感。將清高脫俗的格調與沉雄壯闊的氣勢相結合,以“動勢”寓於“靜態”。寧靜之中充滿了力的緊張,蘊蓄著強勁的生命。作品中醇厚靜穆之趣透著一種不期而至的自然韻律和神情趣味,以應會大宇宙的生成開合,造化萬物的剛柔互補,選練之後的圓融和諧。
        中國花鳥畫自唐代為獨立畫科以來,畫荷者代不乏人。元之王冕,明之陳淳、徐渭、陳老蓮,清之八大山人、揚州八怪,近代之任伯年、吳昌碩、潘天壽、李苦禪、王雪濤、張大千等畫荷高行各有千秋,創作了許多絕世佳作。
        王榮昌畫荷,“外師造化,中得心源”,師古而不泥古,獨出機杼。賞其畫作,構圖雄奇,水墨交融,筆墨凝重沉著,因而從意境到形式都呈現出靜穆恒久的氣趣。以“精美高於動美”的審美旨趣,反映了畫家的美學理想。他崇尚回歸自然,選勝探幽,“守靜篤以寄懷”,“觀草木而自適”,注重從大自然的陰陽開合吸取靈感,讓花鳥竟生存,草木鬥芳妍的美學品格折射為對自然生靈、對美好鮮活生命的讚頌。
        其作品佈局嚴密,繁而不亂,疏而不漏,知白守黑,虛實相生。其畫荷用筆磊落,能運腕使轉,藏頭護尾,氣張筆斂,而起伏自如。荷葉用墨飽墨揮透,豐潤秀美,水漬點潤,自然靈動,以撞水法寫意而成,筆意生動飽滿,濃淡的變化中呈現出體積感。而荷花則設色淡雅,清麗脫俗,別有佳趣。
        “畫荷,最易也最難。易者容易入手,難者難得神韻”,荷花則為荷的“傳神阿堵”,系荷之神韻。王榮昌則以幹筆濕墨勾染點皴,以作品中淡彩墨線,勾勒點綴,清新雅致,疏朗秀逸,厚重凝煉,花朵空靈葉筋脈絡顯明,以其“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的品性,獨立於畫面,明豔中見拙厚,清新中見精神。看其畫面,荷叢中幾只水鳥肅穆而立,傲氣風骨,神采奕奕,靜逸中似悄然而動,充溢著生命的氣息。
        中國畫追求的是既不脫離感性對象又不局限於對象,在若即若離的超越有限物象之中求“意”、求“趣”、求“妙”、求“靈空”。它與書法的空間意識相貫通,詩書畫相生相融。
        看王榮昌先生畫荷“執筆熟視,乃見其所欲畫者,急起從之,振筆直遂以追其所見,如兔起鶻落,其造型真實,畫風嚴謹而瀟灑自然,皆隨筆點墨而成,意思簡單不費裝飾。他畫荷葉多以潑墨法寫成,簡筆勾花,略設淡色暈染點蕊,荷莖骨立,筆墨酣暢崢嶸。構圖取勢意力磅礴,氣韻生動,多了一種桀驁不馴的氣勢。其作品重整體,尚氣勢,有金石氣。用筆施墨、敷彩、題款、鈐印等,輕重疏密,匠心獨運,配合得意。筆墨蒼勁的畫筆之中有書法酣暢淋漓的意味。似有力透紙背之感,滿幅神韻飄動。整幅畫面看似龐雜,細細品味,卻極具章法。墨線與墨點、墨塊的參差交錯,變化多端,既類似音符,又形成方中有圓,圓外有方的畫面形式。畫家以獨具匠心的繪畫方法,把各種不同的繪畫因素,按照構成規律架構在一起,從而達到不同的效果,構成生動的合聲,來傳達自我的情愫,創造出含蘊豐厚的畫境。
        作為東方審美文化組成部分的花鳥畫,其藝術形態發展得以成熟。正是遠觀歷史,錘煉傳統,而今才有化古為新,把傳統寫意花鳥畫推進到時代的新高度。
        觀王榮昌之畫作,可從中體悟到畫家在靜觀默察中“妙悟”自然,以求“心源”與“造化”的涵融與同一,主體與客體的“神遇而跡化”的哲理思辨和美學追求。
        在王榮昌的藝術世界裏,所傳達的美學思想是“深沉靜默地與著無限的自然,無限的與宇宙渾然融化,體合為一”,是心靈與自然的融合。他所啟示的境界是靜穆的;意境是曠邈幽深的。從而體現了自然最深最厚的結構,含蘊出東方哲學的審美精神。
 
 



上一篇:激昂高歌唱英雄
下一篇:中國書法名家趙報軍先生創新巨幅長龍再現輝煌
本类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