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岸三地杂志

台湾“兴学广教”第一人——陈瑸

2013-09-30 10:52 来源:未知 作者:杜沛彤 浏览数:

分享到:

中華民族厚重的歷史,哺育出了一代代廉能之士,近年來,隨著海峽兩岸關係的密切,對陳瑸的研究亦漸加溫。

陳瑸(1656-1718年),字文煥,雷州人,清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舉進士,任翰林院編修,歷任福建古田、臺灣知縣、湖南巡撫、福建巡撫、閩浙總督等職。與於成龍、施世綸等為同朝名臣,跟歷史上的海瑞、丘浚合稱嶺南三大清官。陳瑸一生布衣素食,清正廉潔,勤政愛民,勵精圖治,在任期間,做了許多有利國計民生的大事,諸如禁加耗,除酷刑,糶積穀,置社倉,崇節儉,禁饋送,先起運,興書院,飭武備,停開採等。去世後葬於家鄉荒僻處,不占良田。在康熙皇帝的“口碑”裏,陳瑸不但是“清廉中之卓絕者”,更是“國家祥瑞”、“苦行老僧”。陳瑸常言:“官吏妄取一錢,即與百千萬金無異。”連康熙聽罷此言,都感歎不已。這種清正廉能,對後人影響頗深。

在陳瑸20餘年仕途歷程中,大部分時間是主持臺灣事務,他最大的貢獻也就體現在對臺灣的治理上。清廷收復臺灣後,戰亂始平,人心不穩,加上酷吏當政,急征暴斂,致民不聊生。受命危難,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陳瑸調任臺灣知縣(當時臺灣尚未建省)。到任後,他果斷釋放因交不起苛捐雜稅被打進大牢的300“人犯”,繼而“革官莊,除酷吏,恤番民……”,同時他還對高山族等少數民族實行優撫政策。幾年後,臺灣政局漸趨穩定。國相李光地奇其政績,交章保奏,康熙亦奇之,提升陳瑸為四川學政。離任時,百姓萬人夾道,揮淚道別,頻呼“青天”。不久,臺灣又發生民變,官兵久戰不能平。於是,清廷補授陳瑸為臺灣廈門兵備道,率兵回臺。消息傳來後,臺灣百姓奔相走告,不費朝廷一兵一卒,民變自平。陳瑸升任臺灣道期間,“未嘗延幕僚,案牘胥自任,僕從一、二人”(臺灣蘇瑛《陳瑸公傳》)。機構雖精簡,辦事效率反而提高,將節省下來的衙門公費三萬餘兩全部用來營造炮臺,加強臺灣海防。從臺灣知縣、臺廈道臺到福建巡撫,前後累計十年,陳瑸功勳卓著:懲治貪官,輕徭薄賦,興學助教,啟迪蒙昧,革除陋規,鞏固海防,防禦海盜,發展經濟,終使臺島物阜民豐,可享太平。

不僅如此,他還以文化為先導,興隆教化,宣導文明。當時臺灣經濟、文化都很落後,社會文明度差,陳瑸根據實際情況,注重“興學廣教”,大力發展文教事業,在臺灣“建學設塾”,他還親自教導治學做人的道理,又深夜躬巡學區,鼓勵讀書。他的人本思想使他能從文化的角度考慮提升百姓的素質,通過教育集聚發展的後勁。待仕六年的杏壇生涯,讓他體會到學習對開啟民智的巨大作用。陳瑸以興隆文教作為他治理臺灣的執政要務實在是給後人留下了一份寶貴的精神財富。

重教興學是陳瑸的一貫主張,在前人興辦社學的基礎上,增加數量,擴大招生;還宣導設置學田,資助困難學生,獎勵優秀生童。他發展教育不圖急功近利,而是立足於百年育人,十分重視規範和落實。清朝收管臺灣、實現版圖統一之前,鄭氏集團統治時期,臺灣已有統考制度。施琅克臺之後,由於忙於政治上的管轄,學制有所鬆懈,多年未行統考。陳瑸重新將考試制度恢復起來,提出“定季考之規”;又針對當時考試時弄假作弊盛行的現象,頒佈《嚴禁冒考等弊示略》,以規範的行為推動臺灣文教的發展。陳瑸“立品敦倫”不限於生員,更重全民素質的提高。他在提倡文明、移風易俗方面,也有突出的建樹,特別是大力推行鄉飲活動,以建立“凡我長幼,各相勸勉,為臣盡忠,為子盡孝,長幼有序,兄友弟恭,內睦宗族,外和鄉里”的風氣。同時注意革除惡風陋習,“有群飲高歌者,嚴戒諭之。”經過一番努力,改變了社會風氣,“民知禮讓”(《續修臺灣府志》中冊),把臺灣治理得井井有條,為臺灣和福建等地,留下“海疆治行第一”的特殊政績。陳瑸在延續和滋長大陸與臺灣血脈方面的歷史功勳,可謂光耀千秋。三百多年過去了,不知陳瑸當年捐銀修築的海堤、炮臺遺跡是否還在,但是我想,無論風吹雨打,它們都會一直連接著海峽兩岸,牽系著世世代代炎黃子孫的心。

(杜沛彤,知名青年文化學者本刊國學顧問)




上一篇:边草无穷日暮
下一篇:弘陶瓷文化,揚陶瓷美術
本类精华